《焦點訪談》2014年3月23日完成台本
  ——不自願的“自願”
  善行義舉平凡人
  演播室主持人 侯豐: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焦點訪談》。
  首先是一條節目反饋,昨天《焦點訪談》報道了哈爾濱亞布力滑雪一日游市場混亂,個別旅行社強迫游客消費,欺客、宰客的問題,現在當地旅游部門已經吊銷了節目當中涉及的芳林旅行社的經營許可證,導游的導游證,同時對涉事滑雪場進行整頓和處罰。黑龍江省旅游局要求立即開展旅游市場的檢查,重點整治“一日游”的市場秩序,打擊欺客、宰客等行為。
  再來看今天的節目,存話費、送手機、贈服務。這樣的事大家都聽說過,也有很多人參加過,但不管存多少花費,送什麼樣的手機和服務,活動有多優惠,都有一個原則那就是消費者自願。
  但是在雲南省宣威市的阿都鄉有些人在這樣的活動面前卻並不能如己所願。
  解說:
  阿都鄉位於宣威市東北部,是雲南省20個邊遠特困鄉之一,大佐村的徐天奇2010年因為車禍高位截癱,家裡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日子本來就過的艱難,偏偏兩個上小學的孩子,最近老是找徐天奇要錢,而且還不是個小數目。
  宣威市阿都鄉大佐村村民 徐天奇:
  就是要買一部手機要500元,我孩子的班主任老師直接說了,這是校長已經卡到每一個班裡,要每一個班的班主任必須把這個事情做好,你必須要交。
  解說:
  那麼學校為什麼要求學生買手機呢?
  宣威市阿都鄉大佐村完全小學校長 吳維躍:
  在這個平臺上,老師可以發作業本給學生家長。另外學生可以打親情電話給家長。另外進出小門自動發短信給學生家長。
  解說:
  這項業務聽著還不錯,但又跟花500塊錢買手機有什麼關係呢?吳校長解釋說手機其實是免費的,收的那500塊錢並不是買手機的錢。
  吳維躍:
  存500塊錢的電話費,然後送你580塊錢的話費,然後送你一部價值400塊錢的手機,這個是存話費然後送手機,然後贈我們翼校通。
  解說:
  原來手機雖然是免費送的,但是必須提前預算500塊錢的電話費。不僅如此兩年之內手機每個月要保底消費50塊錢,如果每個月消費達不到這個數預存的話費也不退。
  徐天奇:
  500元對我們農村來說是個的數字,不小。並且每一個月保底50元,我本來日常生活就不能自理,靠我的父親、母親,靠兩個七歲八歲的孩子來照顧我,我哪兒來這個錢去交。
  解說:
  那麼這500塊錢能不能不交呢?
  吳維躍:
  我是覺得這個平臺這個信息交流非常好,我們只能是儘力去和家長溝通交流,但是我們從來沒有說把家長怎樣,逼家長或者其他怎樣的,我們沒有做。
  記者:
  實際上你們對學生對家長都沒有強制?
  吳維躍:
  我們沒有,我們從來沒有強制過。
  宣威市阿都鄉中心學校校長 張承邦:
  你存500塊錢話費,這個話費仍然是你自己的話費,你沒有被別人拿掉,而且你存500塊錢的話費,我是說自願的,不可能他不交,你讓他交。
  解說:
  如果是這樣,那學生家長參不參加這個活動,交不交錢就應該全憑自願,但記者在採訪當中發現情況卻不是這樣。
  徐天奇:
  我沒有去交這個錢,但是每一次我的孩子每一個星期每一天回家,就是天天在家裡賴著不去,說老師說了,不交錢又不准去了什麼什麼的,來回讓孩子在這裡折磨,對我們老百姓是一種摧殘,對我的孩子是一種折磨。
  村民:
  因為孩子經常回來鬧,所以我們就是有時候,(別)為難孩子,500塊錢也就算了,就交了。
  解說:
  嘴上說沒有強制,實際上卻成了一種變相的強制,不少家長不願孩子在學校受委屈,無可奈何交了錢。田雲書老漢的兒子和女兒都在外打工,他和老闆照顧兩個村子和兩個外孫,田雲書怕委屈幾個孩子往學校交了500塊錢,準備買一部手機,可這都還不行。
  宣威市阿都鄉大佐村村民 田雲書:
  他們說是要孫子家交孫子的,外孫家交外孫的是兩家的,這樣說。
  記者:
  等於四個孩子要買兩部手機?
  田雲書:
  嗯。
  記者:
  你不跟他說了,四個孩子其實現在都在你這兒。
  田雲書:
  我跟他講這個事,他們說不行。
  解說:
  有的家長本來就有手機,能不能增加這個服務不額外交錢呢?
  村民:
  本來說家裡有手機不用交了,所以他們卡著孩子沒辦法,所以只好交了。
  解說:
  阿都鄉有初級中學一所,小學14所,在校學生共6405人,除了初中和一所學生較少的小學,暫時沒有參加這次活動,其餘13所小學已經有1100個左右的學生家庭交了錢。根據阿都鄉中心學校的安排,全鄉15所學校要分期分批推廣預存話費送手機並贈送翼校通的業務,國家發改委和教育部在2010年就下發過通知,中小學收取服務性收費和代收費必須堅持學生或學生家長自願原則,嚴禁強制或變相強制提供服務並收費。
  雲南省在2008年下發的這份通知中,禁止向學校強制或者變相強制推銷出版物、學具或各種用品。實際上在2013年年底阿都鄉就不斷的有學生家長反映這件事,阿都鄉政府在2013年12月專門召開會議校停的收費,並且做出了將錢退還給家長的決定,奇怪的是在2014年年初收費又開始繼續。
  宣威市阿都鄉鄉長 寧寅:
  因為以前的方法不對,由攤派傾向變成堅持自願的原則。
  解說:
  會也開了,自願的原則也強調了,可是在實際工作中還是走了樣,針對這種情況宣威市教育局已經開始介入調查。
  宣威市教育局紀委副書記 李正福:
  深入阿都鄉進行調查瞭解,瞭解以後知道確實有這個事情存在,調查組按照查辦案件的程序,正在辦理當中。
  主持人:
  學校利用新技術手段來方便教學,保障安全本無可厚非,但是這樣做的前提必須是學生和家長自願,而在阿都鄉一項自願參加的存話費、送手機活動卻被學校通過孩子強加給了家長,家長被自願,孩子也很受傷。這類情況其實在各地並不少見,強賣給孩子的除了手機電信服務,還有各種教輔材料等等不一而足,如果這種現象屢禁不止,受傷害的不僅是教育者的尊嚴,還有受教育者的未來。
(原標題:不自願的“自願”)
創作者介紹

長野

yjatap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